• 人民日报:美方一意孤行必将损人害己 2019-03-03
  • 《辉煌中国》第六集:开放中国 2018-11-22
  • 促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 2018-11-22
  • 稳定市场预期 央行未来将加强预调微调 2018-11-21
  • 政策推进汽车零部件产业整合加速 2018-11-20
  • 我的春晚我的年 央视春晚走过35载 2018-11-20
  • 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    体彩贵州11选五 > 现代都市 > 我女朋友世界第一可爱 > 47.第四十七可爱

    贵州快三基本走势图:我女朋友世界第一可爱 47.第四十七可爱

      这样的话

      教室里很安静, 但足够大的空间,秦放在后面说话,完全不担心别人能听见。

      这通电话打得有点儿久, 他一侧身, 就看见前排两个社员对他招手。

      那吹口琴的姑娘还在最前面站着。

      秦放没回话,也没挂电话。

      没一会,苏临在那边又问了一遍:“你听见了没?”

      听听,这语气。

      合着他这是给谁干活呢?

      秦放是觉得自己是不是脾气太好了点儿。

      放着休息的时间游戏都不打,在这儿面什么试,越想秦放咽不下这口气, 边往回走边道:“你今晚上自觉点, 带我上王牌?!?br />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赶在苏临开口之前,秦放抢先一步, “你丫欠我的?!?br />
      说完, 立马挂了电话调成静音。

      妈的, 叫他昨天晚上去学什么法语。

      这就叫一报还一报。

      发泄完的秦放神清气爽地回了座位,给了鹿园园乐器类二轮面试报名表,“填完这个就行,到时候面试时间地点另通知, 差不多是在下周这个时候, 记得留意一下短信?!?br />
      “好, 谢谢学长?!?br />
      鹿园园填完之后, 再次道了谢才出了教室。

      她走了, 秦放还在回味。

      他是不知道苏临刚才是在搞什么鬼, 还是被什么鬼给附身了。

      反正让长得好看的妹子过了,他也是挺喜闻乐见的。

      啧。

      能赶上苏临抽风,小姑娘挺有福气。

      -

      有福气的小姑娘参加完面试,回到宿舍就接了个电话。

      是通知她领奖学金的。

      c大设立了非常多项奖学金,鹿园园得的这个是每专业入学成绩排前三的奖,金额在所有的奖学金里算偏低的,但是她还是很开心。

      问清了地点之后,她和林茜打了声招呼就出了宿舍。

      c大最标致的建筑物就是大礼堂,只有一层,顶部呈拱形,离校门口不远,这算是为数不多的几栋鹿园园能不用想路线、就直奔而去的建筑之一了。

      奖学金就是在这领。

      推开雕花大门,里面站了一排的学生,看上去正在做登记。鹿园园拿着自己的学生证和身份证,也排到他们的后面。

      过了半小时,才轮到她。等办好之后准备出礼堂时,她又被几个人拦下来。

      “同学你好,”为首的男生礼貌地对她点点头,“打扰你了,我叫李严,是学生会新闻部的副部长?!?br />
      “啊,”鹿园园有点懵,眨巴着眼睛,小幅度点了点头,“副部长好?!?br />
      “没事儿,别紧张,”李严笑了一下,“是这样,校园网上有一块专区是专门放奖学金得奖者的采访视频的,学校历来的传统,是每一位的视频都要放上去,我们想要留下你的联系方式,方便之后采访,可以吗?”

      鹿园园这下听懂了。

      她给他们留了手机号,才出了礼堂。

     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,她忍不住翻来覆去地看手上的东西。

      是一个轻飘飘的信封,上面印着c大的校园图景,还有专属印章。

      里面有两千块。

      鹿园园抿了抿唇,心里说不出的开心。

      刚才,她听到前面排队的几个同学抱怨钱少的声音。

      可她觉得,两千块已经很多了。

      开学的时候不好找家教,所以这笔钱……

      对她真的很重要。

      ***

      周五早上七点二十。

      苏临关了震动闹铃,摘了眼罩和耳塞,在几头猪此起彼伏的鼾声中冲了个澡,随后换上衣服出门。

      选修课一周就两节。

      周三下午两点,周五早上八点。

      昨晚,苏临硬是把秦大坑比给带上了王牌,打到最后一把,刚枪刚得眼睛都有点儿花。

      半夜三点才躺下,早上七点半就爬起来的时候。

      他其实整个人都有点儿懵。

      课这东西,苏临惯来都是能翘多少节翘多少节。像昨晚这情况要是搁大一,他今天绝对不带来上课的。

      然后,他走在去教学楼的大道上。

      不算困,就是依然还没挣脱开睡醒后懵了的那个状态,有点儿没缓过来。

      时间充裕,他也就慢悠悠地晃,大清早的,脑子里什么都没有。

      苏临就这么晃到了教学楼,进了阶梯教室的后门,放眼一扫,座位都空荡荡的。

      没几个人。

      他又看向上次坐的位子。

      鹿园园正在收拾书包,坐的和上节课是一样的位子。

      他的那股莫名的懵劲好像瞬间就没了。

      苏临走过去,先把手机放桌子上,才坐下。

      身边的人听到动静,唰一下回过头。

      鹿园园今天穿着嫩黄色的短袖t恤,长长的黑发扎成一个马
    投推荐票
  • 人民日报:美方一意孤行必将损人害己 2019-03-03
  • 《辉煌中国》第六集:开放中国 2018-11-22
  • 促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 2018-11-22
  • 稳定市场预期 央行未来将加强预调微调 2018-11-21
  • 政策推进汽车零部件产业整合加速 2018-11-20
  • 我的春晚我的年 央视春晚走过35载 2018-11-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