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民日报:美方一意孤行必将损人害己 2019-03-03
  • 《辉煌中国》第六集:开放中国 2018-11-22
  • 促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 2018-11-22
  • 稳定市场预期 央行未来将加强预调微调 2018-11-21
  • 政策推进汽车零部件产业整合加速 2018-11-20
  • 我的春晚我的年 央视春晚走过35载 2018-11-20
  • 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    体彩贵州11选五 > 现代都市 > 飞刀战神在都市 > 第260章 再见,我的王
      刘辰来到了星光酒吧,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,酒吧门口进进出出的人越来越多,天气渐渐变暖了,礼仪的小欣和小晴又回到了门口迎宾。她们俩见到刘辰下车,便大老远地向他打招呼:“刘哥,你来啦,好久不见啊?!?br />
      “变了发型,更帅了啊?!?br />
      刘辰已经习惯了别人说他长得帅,但被这些小美女称赞,还是挺害羞的,刘辰点点头向她们俩示好:“你们好,对了,你们纪姐来了没?”

      “纪姐早就来了,比我们还早呢,她现在应该在办公室?!毙⌒佬ψ呕卮鸬?。

      “好,那我去找她?!绷醭较蛩┗踊邮?,径直走向二楼纪霖渊的办公室。

      办公室门是关着的,刘辰轻轻地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纪霖渊的声音:“请进?!?br />
      刘辰推门进去,只见纪霖渊染回了她那一头挑染的蓝发,他先是一阵惊讶,然后心里一股莫名的失落感涌了上来。

      “你来啦?!?br />
      纪霖渊的声音打消了他的胡思乱想,刘辰赶紧调整情绪,笑着说道:“是啊,最近还好吗?”

      纪霖渊抬起头,一脸茫然地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  “哦呵呵,我说,最近酒吧生意还好吗?”刘辰笑着解释道。

      “哦,还行?!?br />
      纪霖渊的话简洁明了,让刘辰心里那股莫名的失落感再次袭来,再联想到她改了发色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。

      “对了,你怎么把头发染回来了?”刘辰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,因为之前的蓝色,一直是刘辰最喜欢的颜色之一,刘辰一直认为纪霖渊是为他而染的。

      纪霖渊手指轻轻拨了一下头发,笑了一声,说道:“没什么啊,就像想换一下,我觉得之前那个颜色太疯狂了,呵呵?!?br />
      刘辰似乎有些明白纪霖渊意有所指了,但他并不确定,也不敢开口讨论这些似有似无的感觉,万一自己会错了意,那可就尴尬了。

      “还挺巧的,我也在前几天换了发型,你觉得我这个发型怎么样?嘿嘿?!绷醭接惺旅皇碌卣伊烁龌疤饫囱诟亲约恨限尾话驳哪谛?。

      纪霖渊没表现出多意外,随口说道:“还挺好的,比以前清爽了不少?!?br />
      刘辰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和纪霖渊说祁东斯的事情,就这样沉默着,纪霖渊也没说话,只顾着在电脑上啪啪啪啪地敲着键盘,两人在办公室就这样尴尬的气氛中持续了一分多钟。

      最后还是纪霖渊主动开口说话,她停下手中的键盘,笑着说道:“你难得来一趟,不会是专程来看我办公的吧?”

      刘辰尴尬地挠头笑了笑:“呵呵,当然不是,不过看你认真工作的样子还挺有趣的?!?br />
      “有趣?”纪霖渊脸上露出了一丝好奇的表情,让刘辰感觉到,没有了以前那种亲和力,不知道她最近发生了什么。

      刘辰不愿在这些事情上和纪霖渊聊下去,于是他还是将话题带到了主题上,“是这样的,我来找你是想让你帮我一件事?!?br />
      “我帮你?什么事连你自己都解决不了呢?”纪霖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绕过桌子来到了刘辰的面前,眼里充满了好奇,在她眼里,刘辰可是个无所不能的人。

      “我又不是大罗神仙,当然也会遇到困难,你愿不愿意帮我嘛?”刘辰很少这么服气,在纪霖渊面前,他用近似恳求的语气说道。

      纪霖渊一直都是一个热心肠的人,也分得清轻重缓急,刘辰这次是真的遇到了麻烦,自己当然不能袖手旁观。

      “你说说看,只要我能帮得到的,我当然会帮忙?!?br />
      听到纪霖渊这句话,刘辰感觉到了熟悉的味道,纪霖渊还是那个他熟悉的纪霖渊,善良的心,不会那么容易改变。

      刘辰点点头,停顿了片刻,然后慢慢说起:“是这样的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找到祁东斯,但一直找不到他,我知道,他一直挺喜欢你的,我想,如果你主动联系他,他一定会出现,那样……”

      “你是利用我吗?”纪霖渊突然打断了刘辰的话,问出了一个刘辰至今都没有想过的问题。

      刘辰见纪霖渊脸色不对,一种怨气正往脸上涌去,忙解释道:“不是不是,我不是利用你,我是真心想请你帮我忙,我从来不会利用自己的朋友,我的为人我想你也是了解的?!?br />
      纪霖渊大口地呼吸着,情绪波动有些大,她眼神游离在刘辰的上下,轻轻地开口,带着一种忧伤的情绪,说道:“刘辰,这几天我一直在想,我是不是该亲口问你一个问题,一个我始终很想问,但又不敢问的问题?!?br />
      刘辰似乎预感到了她想问什么,心里也有些慌乱,感情上的事情,刘辰一直以来都做不到那么镇定,他问道:“你……你想问……想问什么?”

      纪霖渊向刘辰靠近了一步,微微抬起头,双眸闪烁着一抹期待似的问道:“你有喜欢过我吗?”

      终于还是听到了这句话,却是在自己毫无准备的时刻,刘辰不由自主地眨了眨眼,将头转向一侧,他不敢看着纪霖渊渴望而又忧伤的眼神,但他可以
    投推荐票
  • 人民日报:美方一意孤行必将损人害己 2019-03-03
  • 《辉煌中国》第六集:开放中国 2018-11-22
  • 促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 2018-11-22
  • 稳定市场预期 央行未来将加强预调微调 2018-11-21
  • 政策推进汽车零部件产业整合加速 2018-11-20
  • 我的春晚我的年 央视春晚走过35载 2018-11-20